该工程是2010年7月立项获批

2020-05-22 09:18

记者注意到,1至11层所有能打开的房间面积大小不一,都进行了精装修,最大的房间面积超过80平米,小的也在30平米左右。除了办公家具还未摆放外,其余设施一应俱全,包括宽大的落地窗双层窗帘。

花费数千万元建设完成的政府办公大楼,时过一年半至今仍未投入使用,究其原因,当地群众称是镇政府明知超标违规不敢搬入,领导怕被追责。当地睢城镇政府也承认该大楼未使用的原因,是因为上级关于控制办公用房标准的规定,而使得该办公楼“不能再作为综合服务中心使用”。当地政府回复称,正在制定相关的资产处置方案,对已建成的综合服务中心办公楼进行招商或资产处置。

日前,人民网接当地群众举报,称江苏睢宁县睢城镇政府违规建设高标准政府办公大楼。记者调查了解获悉,该项目以镇下属企业办公用房名义立项,且在部分手续不完备的情况下开工建设,耗资近3000万元,原定主要领导干部办公用房超80平米。当地政府回复称,正在制定相关方案,对已建成的办公楼进行招商或资产处置。

记者发现,在7楼一个面积超80平米的房间内,地面铺有木地板,彩装天花板吊顶,东西两面墙壁是软包装饰,两台大立式柜机空调。“这个房间应是镇主要领导的办公室,还有一个跟这个一模一样的房间,是给另一位主要领导的。”因另一个房间已上锁,无法看到房间内部的情况。知情人称,即便睢城镇主要领导是副处级,这个房间面积也超出国家规定的12平米标准6倍还多。

11层东面还有一间会议室,装修也令人瞠目,立体感极强的现代风格天花板吊顶,两排八个并列的水晶吊灯,实木地板等等。据知情人介绍,该会议室能容纳238人,“就算全镇干部都来开会也坐不满。”知情人称,不包括座椅,会议室仅装修费用就超过200万元。

根据当地镇政府的回复,该工程是2010年7月立项获批,2011年3月动工,2011年年底主体竣工的,工程总造价2890万元。但根据记者实地采访及知情人介绍的情况看,该项目实际上是2012年2月主体才竣工,2012年8月左右整体完工,因为还有包括土地等在内的一批手续未办理,因此直至目前依然没有进行工程决算。

为了弄清该项目建设手续的合法性,记者先后走访了睢宁县国土、规划、建设、睢城镇政府等相关部门,经了解,该项目的建设手续,包括规划、环评、建设等在内,申报批复主体均为利众房地产公司办公楼,不过,实际的出资建设方却是睢城镇人民政府,资金来源于向各镇属单位“摊派集资”,同时县财政也拨付了一定款项。“楼堂馆所无法获批立项”,发改委一位业务负责人这样向记者解释。

大楼的展示资料显示,这处被称为“睢城镇世代服务中心综合办公楼”的项目占地34.6亩,建筑面积12000平方米,标注的建设单位为睢城镇人民政府。记者了解到,睢城镇政府包括计生、农技、民政等部门在内,日常上班的工作人员118人。以此推算,该栋办公楼的人均使用面积超过了100平方米,“就算一人一间办公室都还有剩余。”

被举报的大楼位于睢宁县南环路与文学路交汇处,由一座主楼和一组附属楼组成,主楼12层,附属楼2层,装修已基本完工。记者在主楼内部发现,一楼大厅为两层格局,装有两部电梯,大理石地面,墙壁贴瓷,天花板吊顶,巨大的水晶吊灯,格局类似星级酒店大堂。

为了搞清楚该办公大楼所占土地是否得到批复,记者两次向县国土局咨询,该局部门间互相推诿,始终不愿提供相关材料。曾在该镇工作过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士表示,睢城镇政府办公大楼实际占地38亩,开建前没有任何批复手续,只是在去年刚刚批复了8亩的建设用地指标,其余30亩没有任何合法用地手续,“即便是已批复的8亩建设用地指标,睢城镇以利众房地产公司名义建设的办公大楼至今仍未办理确权发证手续。”不过此说法未得到官方证实。

建设手续是否合法,土地是主要条件,在睢城镇给记者的回复中却并未提到该办公楼的占地情况。相关资料显示,该办公大楼占地34.6亩,而当地群众称此大楼实际占地达38亩。睢城镇政府提供的一份睢宁县2011年土地征收材料显示,当年该县共征收了超过24公顷土地转化为国有建设用地,其中就包括该办公大楼所在的“城南社区”范围内的土地,但这份材料并未提供“城南社区”的出让地块是否就是办公大楼所在地块范围。

据睢城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已与江苏某服务外包公司接触,商谈由该公司出面承接该大楼,并以此为依,建设服务外包产业园。与此同时,他们还与当地的睢宁县工人医院和卫生局进行协商,洽谈由工人医院收购该大楼作为医疗服务场所使用。具体采取哪种方式处置该资产,相关的洽谈工作正在进行中。

记者了解到,睢宁县工人医院是一所隶属于睢城镇的镇属医院,目前有床位60张,是一所直接为附近社区提供预防、治疗、保健、康复服务的基层卫生院,属一级医院资质。睢宁县工人医院某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称,此前医院确有过搬迁动议,但搬到哪儿现在也没确定,他称医院对睢城镇办公大楼是否适合做医院用房,且医院是否有能力承担改造和接收这座大楼“很是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