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就睡在黄浦路天桥下的路边绿化带中

2020-08-09 12:03

昨日下午5时30分,小宇的妈妈带着儿子离开市救助站,计划在武汉住一晚,今日返回陕西。

前晚10时30分,驾车巡逻的江岸武汉天地警务站站长郭宏文和民警黄叔晖在解放大道黄浦路立交下,见到一穿着蓝色外套的年轻小伙独自闲逛,询问得知小伙名叫小宇,来自陕西安康市,已在外流浪多年,偶尔在工地上打个零工,晚上就睡在黄浦路天桥下的路边绿化带中。

听完民警的消息,小宇又有些露怯,坚持要求民警让他离开,不愿意回家。民警耐心劝他考虑妈妈的心情,凌晨3时许,小宇终在民警坚持下去武汉市救助站就寝。

昨日凌晨,警方联系上陕西安康市公安局,报上小宇的信息,请求帮助查找家人。凌晨1时许,陕西警方传来好消息:已经电话联系上小宇的母亲,他家里人决定买最早一趟火车票来汉接回小宇。

“儿子,可算找着你了!”昨日下午5时许,坐了近9小时火车从陕西安康赶来武汉的妈妈捏住儿子小宇(化名)的手,不愿松开。

民警将小宇带回警务站,给他食物和水,耐心询问他的家人信息。小宇说:今年23岁的他已经5年多没有跟家人联系。2010年底他与患病的父亲一言不合离家独自谋生,去过浙江、河南、云南、北京,做过零工但都不长久,居无定所,常住在流浪汉抱团的地方。因一直没有体面的生活,他没理会哥哥在qq上给他的“回家看看”留言,有时用公用电话拨通家里的电话,也多在接通前就挂断。

“离开家的时候,他没有这么瘦,也没有这么黑。”小宇的妈妈见到民警和救助站工作人员不停感谢,视线却没有一刻离开过儿子。小宇的四舅悄悄告诉记者,小宇离家不久,他的父亲就过世了。他们打算先将他带回家,再慢慢告诉他。小宇妈妈已年过五旬,丈夫去世,大儿子一直在浙江独自打拼,小儿子失踪5年多,她患有高血压、冠心病,这几年独自住在老家,全靠亲戚们照顾,思念小儿子却又不知从何找起。偶尔接到响一声即挂断或是接通后没声音的电话,小宇妈妈总是觉得,那就是小宇打来的。

昨晚,小宇告诉长江日报记者,他曾经偷偷回过家,但不敢进门,在外面看看又离开了,“没混出名堂,我不回去。”小宇说,他和父母哥哥感情挺好,一家4口本也过得不错。他离家前,父亲刚患癌症做完手术,至今他仍不知道父亲是否康复。小宇边说边低头抹泪。

昨日6时44分,小宇的妈妈和四舅、二姨夫在安康登上当天最早一班来汉的火车,下午3时30分抵达武昌火车站,赶到救助站已近下午5时。小宇看到妈妈,上前紧紧抱住,母子俩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