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而由政府来偿还

2020-06-14 02:22

“地方自行发债,以地方政府作为发债主体,以税收、非税收入等作为还款来源,这是比较明晰的一个显性债务,试点扩容后,相当于债务中显性部分增多,后期利于债务管理。”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说。

6月27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说,目前地方债务中出现了一些地方债务管理不规范,融资平台公司清理不到位的现象。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2年,地方有关部门违规为817.67亿元债务提供担保,部分单位以虚假或不合规抵押融资262.38亿元;有378.16亿元债务资金被挪作他用,还有271.71亿元闲置2年以上。“在转为‘退出类’的61家融资平台公司中,有55家未完全剥离原有债务或公益性融资任务;这些地方223家融资平台公司2012年偿债资金中,有54%来源于财政和举借新债,有151家当期收入不足以偿债。”

债务“显性化”打消“隐性担保”预期

地方债扩容再次向市场释放一种信号:缓解地方融资难题,地方债全面开闸大势所趋。

市场分析,今年财政部在试点地区扩容的同时,自行发债的规模也将有所扩大。消息称,今年地方政府自行发债的规模将达到700亿元,与去年相比大幅增长。

与前面四省市(上海市、浙江省、广东省和深圳市)一样,7月4日扩容的江苏省、山东省两个省,同样具备了经济发达、税源丰富、财政收入稳定的特点。市场预测,相比城投债“隐性”特点,地方债的进一步扩容,将使债务更加透明、显性,从而化解兑付风险。

城投债又称为“准市政债”,是地方投融资平台作为发行主体,公开发行的企业债和中期票据。相对于产业债而言,城投债所募集的资金主要是用于城市基础设施或公益性项目。

在此背景下,关于地方债风险的管理办法呼之欲出。国家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表示,有关地方正在研究完善债务管理制度。在陆家嘴论坛上,银监会主席尚福林透露,银监会正在抓紧研究规范地方债管理的办法。

记者了解到,在实际运行中,城投债和地方政府往往存在或有债务关系。这使得人们对城投债的信用等级又多了一层保障。

仍以江苏为例,今年前4个月,200个省级重大项目完成投资1240亿元,占年度计划的28%;62个计划今年新开工项目已开工25个,开工率40%以上,开工个数和开工率都为历史同期最好水平。

他还表示,对审计指出的问题,有关地方正在研究完善债务管理制度,已归还挪用资金和违规集资等4.74亿元。

分析人士指出,这两起城投债评级遭下调,意味着评级机构开始警示地方融资平台的信用风险。

“因为很多城投公司是政府参股的,一旦城投债不能及时偿还,一般会以政府的财政作为担保,进而由政府来偿还,对债务本身来说,可以由政府来兜底,增加债务的可靠性。”普益财富研究员范杰说。

粗略计算,江苏全年的投资规模达4000多亿元,除去财政收入的投资,社会资金至少需要1000亿元,而上述发债规模似乎也并不足以解决资金需求。

中央在拓宽地方政府自主发债试点的同时,地方政府债务的快速扩张以及积累的风险也愈发引起有关部门重视。数据显示,仅6月份,信用债被下调次数已经高于去年全年。更值得关注的是,从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比例分析,城投债融资比例也已高于12%。

事实上,信用评级机构对此并不买账。6月份城投债再次出现被下调评级,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

在债券的品种上,试点省(市)发行的政府债券为记账式固定利率附息债券。2013年政府债券期限为3年、5年和7年,试点省(市)最多可以发行三种期限债券,每种期限债券发行规模不得超过本地区发债规模限额的50%(含50%)。

对此,施正文表示,债务规模增加,也就意味着支出增加,债务主要用于建设支出,弥补地方政府融资需求。

对此,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微博)告诉记者,地方发债增强了债务的透明度,打消了债券市场对“隐性担保”的预期,使得地方债市场定价能准确地反映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便于统一管理。

那么,这个发债规模又会对市场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地方债能使债务更加透明,但是却难弥补资金缺口。但在目前情况下,城投债仍作为地方政府主要的融资渠道,且短期内不会消失。

以江苏为例,江苏省财政厅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全省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650.86亿元,增长14.9%。

1~6月,全省公共财政预算收入累计完成3368.84亿元,增长13.2%。其中,税收收入完成2755.99亿元,增长14.8%,税收占比为81.8%。

目前,我国地方政府的债券主要由财政部来代理发行。从2011年开始,财政部在上海、广东、浙江和深圳四地试点地方政府自行发债,规模从2011年的229亿元上涨到2012年的289亿元,呈逐年递增的趋势。

在他看来,系统性的地方政府债务违约风险爆发的可能性较小,但是个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违约的可能性却不能排除。“在当前财务成本压力较大、融资政策收紧,以及地方债务去杠杆的情况下,行政级别较低、财政收入规模有限的地方政府发生偿债违约,或者资金周转发生问题的概率更大。”

系统性的地方政府债务违约风险爆发的可能性较小,但是个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违约的可能性却不能排除。

城投债评级下调,债务管理制度亟须完善

根据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公司的最新公告,“10襄投债”由于应收账款偿付资金未打入约定的监管账户,其债券评级由aa+下调一档至aa。除此之外,大公国际较早前也将另一只城投债“09九江债”的评级下调至aa,一时间,关于城投债所面临的“内忧外患”之说不绝于耳,资本市场一片哗然。

试点扩容后,相当于债务中显性部分增多,后期利于债务管理。

对此,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李锋表示,严厉的再融资监管引发地方政府再融资风险,加剧了市场对于地方政府资金面断裂的担忧。

“但是在今年的宏观环境下,这两个试点地区的发债规模也不会太大,主要还是中央一方面在控制地方债的整体规模,另一方面也在控制支出,采取厉行节约的态度,所以即使达到700亿元,对上述两个地方来说,也在承受范围内。”施正文表示。